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芬兰、瑞典或“入盟”,北约扩张的“楚河汉界”丨智库视点

2022-12-02 15:24:55 1253

摘要:北约总部。 (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图)2022年4月13日,芬兰总理桑娜·马林在与瑞典首相马格达莱娜·安德松召开联合新闻发布会,宣布两国将考虑加入北约,并可能会在6月下旬作出决定。俄乌冲突近两月,芬兰、瑞典打破以往拒不加入北约的常态,突然改...

北约总部。 (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图)

2022年4月13日,芬兰总理桑娜·马林在与瑞典首相马格达莱娜·安德松召开联合新闻发布会,宣布两国将考虑加入北约,并可能会在6月下旬作出决定。

俄乌冲突近两月,芬兰、瑞典打破以往拒不加入北约的常态,突然改变中立国立场,要求加入北约,它们符合北约吸纳新成员的所有条件:非交战状态、非核国家不发展核武器、反对恐怖主义、与他国无领土纠纷、政局稳定和认同西方价值观。北约秘书长斯托尔腾贝格对此表示急切的欢迎。

如果说俄发动特别军事行动旨在维护俄与北约之间的战略平衡,而芬兰、瑞典加入北约,则从另一个方向打破战略平衡,因为从芬兰到莫斯科的距离也只有900公里,这将对欧洲乃至世界的力量格局产生重大冲击。

缓冲地带正在消失

芬兰、瑞典申请“入盟”,北约将迎来第六次东扩,在欧洲达到极限。

俄乌冲突使夹在北约和俄罗斯之间的国家陡然成为战争前沿,前线国家纷纷选边站,一边是白俄罗斯站队俄罗斯,另一边是波罗的海国家站队乌克兰,连同芬兰、瑞典等中立国一起要求加入北约,北约与俄罗斯短兵相接,重现类似冷战时期的楚河汉界。

北约试图重演协约国武装干涉新生苏联情景。欧洲似乎在回归一战后“14国武装干涉苏联”的历史。当时,协约国以英法日美为首,三面进攻苏联,其中,北线法军和美军从摩尔曼斯克登陆,就是今天的芬兰方向;远东方向,日本从海参崴直扑西伯利亚,即现在俄日争端的北方四岛方向,俄罗斯和日本至今未解除战争状态;南线从顿河到南高加索一线,就是现在的乌克兰到格鲁吉亚一线,战争持续四年之久。北约以当年协约国欧洲力量为基础,范围扩大到目前的30国。

战线仍继承协约国干涉传统,从2008年的俄格战争到今天的俄乌冲突,展现的是当年协约国的南线,北约表示加强东翼防御,旨在“永久驻军”乌克兰之外,与俄罗斯相邻的波罗的海国家,带动整个南线国家集体对抗俄罗斯。

俄乌冲突后,北约外长布鲁塞尔会议扩大到34国,首次邀请亚太地区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日韩代表参会,显示出恢复远东方向的企图,面向北方四岛的日本自卫队第七师团也明确表示,“要像乌克兰那样防卫作战”;一旦芬兰、瑞典加入北约,等于开辟对俄出击的北部战线。

近年来,北约在拉脱维亚进行“拉姆施泰因合金”空中演习,芬兰、瑞典与北约部队进行了军事标准化对接。

芬兰、瑞典入盟使北约拿捏俄罗斯软肋,北极成为新战争火药桶。北约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无论俄乌战事如何,一旦驻军芬兰,突破俄罗斯战略防御体系的目的就将接近完成。

芬兰、瑞典处于关键的战略位置,尤其是若芬兰“入盟”,将使北约与俄罗斯的边境线多出1300公里,从芬兰到俄罗斯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只有180公里,这里是俄海军中枢所在,恰恰是俄罗斯防御薄弱环节。

由于俄罗斯继承冷战以来的防御体系,重点放在西欧方向,而北欧较为中立,防御单薄,很有可能成为北约的突击方向。对此,俄罗斯驻北极理事会高级代表尼古拉·克尔丘诺夫警告,俄可能与北约在北极发生军事冲突。

如果说俄乌冲突尚属常规战争,而芬兰、瑞典加入北约则升级为核对抗态势。对此,俄罗斯安全委员会副主席、前总统梅德韦杰夫则更强烈地表示,“不能再谈论波罗的海的无核地位,必须恢复平衡”,意指俄将在波罗的海“飞地”加里宁格勒进行核武器部署,同时在俄芬边境地区部署核武器,以恢复战略平衡。

北约抗俄的冷战思维依旧

北约行为根源在于冷战思维。

20世纪成立的北约因对抗苏联而生,21世纪的北约,为对抗俄罗斯而活。正如俄国防部副部长弗明指出,北约每年进行三十多次大规模演习,旨在演练对俄战争,北约的军事建设完全重新定位到为与俄罗斯进行大规模高强度军事冲突做准备上了。

西方战略界并不因为苏联解体而止步,其始终把俄罗斯列为头号现实敌人,追求终极胜利。

布热津斯基为北约设定挑动“世界不稳定弧”的行动区。他认为,冷战结束后,战争与武装冲突集中于从东南亚、南亚到中东、高加索、东欧的“不稳定弧形地带”,冲突的导火索主要是领土主权争端、部族冲突、民族矛盾、宗教对立、武装叛乱、恐怖袭击,进而提出“世界不稳定弧”地缘控制思想。

布热津斯基指出,“潜在的最危险局面是,俄罗斯、伊朗等大国,结成‘反霸权’大联盟,这将是一个因共同怨恨而不是共同的意识形态联结起来的反美同盟。……为避免这种情形……需要美国同时在欧亚大陆的西部、东部和南部展示地缘战略技巧。”

这实际是美国夺控两极争霸之间的中间地带、原华约组织成员国和苏联解体后新生的东欧国家,北约在冷战后发动或介入的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也都在这个“世界不稳定弧”上展开,目标就是遏制俄罗斯并阻止其在欧亚、中东地区搞联合。

俄罗斯以“世界稳定弧”战略回应。普京执政后,力图摆脱来自北约的直接军事压迫,谋求以俄罗斯-北约机制、独联体集体安全组织为盾牌,构筑一条以俄罗斯为中心、横跨大西洋和太平洋的“稳定地带”,并以俄格战争和介入叙利亚内战,稳住了阵脚。实践表明,国家之间较量需要提升到地缘战略层面展开,俄罗斯“世界稳定弧”战略体现了对美国利用北约控制从东欧到中东的“不稳定弧”进攻战略的防御合理性,事实也证明是成功的。

2010年后,俄战略界萌生“新欧亚联盟”思想,典型的有前国家安全顾问杜金“第四政治理论”,主张以大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小俄罗斯(乌克兰)三国联盟为基础的、以斯拉夫民族为中心的欧亚大联盟,这给德法和波罗的海地区的欧洲国家造成紧张感。

历史正反案例证明,全球化时代大国安全高度依赖地区安全,以战争方式走出去解决安全问题事倍功半,既不符合时代精神,实践证明也打不出安全环境。

北约扩张与分化并存

俄乌冲突触动北约外部扩张与内部分化双向运动。

实际上,俄乌冲突前,德国发出“欧盟不与俄为敌”的声音,俄乌冲突后,印度又发出“解散北约”之声。芬兰、瑞典加入北约产生双重影响,一方面带动东欧小国掀起北约最后扩张潮,另一方面激化北约内部的分化运动。

“文明冲突”在北约内部爆发,北约不再是铁板一块。

事实上,一个委员会超出11人就会变得低效,北约30国因对抗俄罗斯而结盟,但成员国的不同利益诉求和文化认同差异,决定了西欧、北欧和波罗的海国家的战略分歧。

美国意图是让俄乌陷入长期战争,利用北约与俄罗斯相持,以控制欧盟。让欧洲相互消耗,美国作为离岸平衡手,动动嘴皮子,轻而易举支配欧洲。但德国和法国则以欧盟利益为中心,北约咄咄紧逼俄罗斯的行为与欧盟自身利益矛盾,德国总理朔尔茨决定发展独立国防,法国总统候选人的基调从调和主义转向“大国独立”立场,甚至提出再次脱离北约自成防御体系,土耳其则追求中东利益,由此欧洲有望重归“欧洲人的欧洲”。

亨廷顿《文明冲突论》警示,西方文明固有的排他主义观念,推及其他文明,但恰恰其他文明都走向包容与合作,反倒是西方文明内部加速分裂,北约分化正是这种写照。所以,西方面临的危机来自内部,尤其是美国的退步所致,而不能归咎其他文明。

俄乌冲突推动“去美元化”运动,全球化运动转向区域化力量整合。华尔街经济师大卫·罗奇认为,全球经济陷入“战争衰退”期,战争造成严重的供应侧冲击将蔓延到粮食、能源、金属多领域,引发较长周期的全球性通货膨胀。这率先导致小国经济脆弱面临崩盘危机,经济上与大国绑定避险成为自然选择,而大国为获取安全空间也愿意为邻国提供经济支撑,于是双向互有刚性需求,决定了大国带领小国的区域化经济与安全整合运动。

于是,美元霸权遭遇欧盟和俄罗斯双向阻击,俄罗斯脱离美元建立国际结算系统,其成功运行给各大国带来自立货币区的鼓舞,激励德国、法国、土耳其试图建立本国货币结算体系,做地区大国的区域化经营,“去美元化”运动将改变全球格局。

美国已不能站在实力地位说话,大国竞合导向平行世界体系。所谓“实力地位”,就是美国企图维系传统霸权层次结构,即美国在全球化顶层支配英德法等地区强国,再由地区强国支配地区小国弱国,这一霸权体制已经不合时宜。因为“实力地位”的战略认知已经落伍,这是由世界发展主旋律转变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回顾冷战时期,“三个世界”划分是按硬实力标准,是以现代化水平为基准的级差序列。第一世界是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第二世界是以G7为代表的少数欧日发达强国,第三世界是中国为首的广大发展中国家,世界秩序围绕第一世界的争霸展开。冷战后全球化时期,以经济一体化为中心展开和平与发展新秩序,“三个世界”转向一超多强体系下的全球化世界。

金融危机后美国沦为退步的现实力量超级大国,世界转入大国竞合时期,俄乌冲突加速区域化力量整合,世界格局转向安全、经济与文化相统一的区域化整合,不再看单一的实力指标,而是综合了硬实力、软实力指数,突出实力、发展力和文明吸引力三大指标,更加强调发展是硬道理,注重国家发展的未来期望值和公众自身发展空间。

更加强调文明包容度、社会开放性、文化亲和力与相互认同感,正如乌克兰与俄罗斯同属斯拉夫民族,但文化迥异则难处一个体系;英国与德法意同属欧洲,且都是基督教国家,共同组成西方G7集团,但盎格鲁-撒克逊文化与法兰西文化、德意志文化差异扩大,同时美国和欧洲之间认同感下降,加剧西方世界分化。

西方这个概念将成为历史,由此形成平行世界体系:美英领导弱化的北约体系,德法领导欧盟促成独立的欧洲经济与安全体系,金砖国家自主地区发展与安全体系。这些体系边界模糊,相互交织,形成互动格局来阻止新冷战。

南方防务智库特约研究员 林东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