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探索城市——瑞典

2022-12-02 14:50:58 363

摘要:有这样一个国家,经济高度发达,贫富差距却很小 ;保留了形式上的君主,却坚持民主主义 (Social Democracy) ; 买得起汽车,却钟爱单车出行 ; 资源与人口不占优势,却骄傲地成为创新、科技和设计的输出大国...... 它就是瑞典...

有这样一个国家,经济高度发达,贫富差距却很小 ;保留了形式上的君主,却坚持民主主义 (Social Democracy) ; 买得起汽车,却钟爱单车出行 ; 资源与人口不占优势,却骄傲地成为创新、科技和设计的输出大国...... 它就是瑞典。

城市试验场

我 们 在 9 月 末 来 到 斯 德 哥 尔 摩, 和 建 筑 师、 设 计 师、 人 类 学 家、 艺 术 机 构 负 责 人 谈 谈 这 座 城 市 在 建 筑、 规 划、 设 计 以 及 生 活 方 式 上 的 成 功 秘 密。

这是我第二次来瑞典。上一次是在圣诞节,下午两三点就天 黑让人沮丧,虽然瑞典人乐观地表示“即使是冬天,生活还要继续”。 这次本以为赶上了夏天的尾巴,满心期待在湖泊、森林和广场上与 尽情狂欢的瑞典人相遇。岂料,夏天在我们到访前戛然而止,甚至 秋天也被跳过,在只有 1 ̊C 的天气里不甘心地穿上了厚重的外套。 怪不得海明威说,世界上最冷的地方,是夏天的瑞典。凛冽的自然 赋予了人们深沉思辨的个性,别忘了这里可是伯格曼和斯特林堡的故乡。

建筑博物馆 ArkDes 的馆长基里安·朗 (Kieran Long) 是位常 居瑞典的英国人,说一口流利的瑞典语。他策划的 Public Luxury (公众奢侈品)刚刚开展,我们的对话就从这 28 个公共建筑作品中开始了。

“Public Luxury 有些难以理解,这两个词看似是矛盾的!” “假如我们重新定义一下,就会发现许多奢侈品是属于公众的。

歌剧院、植物园和博物馆里的收藏,虽然你不能将它们带回家,但 它们都是免费对公众开放的,这些可以看作是物化的公共奢侈品。 而民主、公投、带薪产假、免费教育这些价值观,并不是人人拥有的,也是一种公共奢侈品。”

“设计师和建筑师的角色,就是选择一个社会主张进行思考和 创作,最终赋予它在公共生活中的存在形式。”基里安认为这项艰 巨的任务由设计师和建筑师领衔,却需要各行各业人士的共同参 与,“这次展出的作品,创作者从建筑师到政治家、工匠、社会活 动家、历史学家等等,不少作品直面了当代瑞典正在经历的男女 平权、难民安置(2015 年叙利亚难民危机,瑞典成了整个欧洲接 受难民最多的国家)、信仰的冲突等难题。”

诚然,公共建筑最能体现经济学上的外部性,好的建筑能够 促进社区的开放、友善和创造性。如此说来,除了建筑师和规划师, 邀请真正使用者——市民们出谋划策,就再顺理成章不过了。

博物馆门口陈列的 Dance Floor 就是其中一件非常巧妙的作 品。它看上去像个立在广场上的电话亭,特别之处在于内置的音 箱,扫码就可以连接手机,播放你选中的音乐。音乐响起时,广场瞬间变成了舞蹈教室。这个装置一改公共空间多为男性考虑、 注重运动功能的固有模式,为女性提供一个户外活动和社交的场 所。音乐会在播放 20 分钟后自动停止,这也是瑞典式的公平分 享精神,大家都有得用,谁也不会多占。这样的设计,不仅被博 物馆收藏,它们还会出现在街头巷尾,被人们真正地使用。

除了定期策划的主题展,博物馆还有一个常设模型展,记录 了几个世纪以来瑞典建筑的变迁,每年会招收一定数量的学者前 来驻留。旁边图书馆里的建筑类书籍供人们免费阅览,楼下的现 代美术馆 (Moderna Museet) 从现代艺术的角度提供了灵感。无 论是专业人士,还是普通民众,对建筑的大部分好奇心,都可以 在这里得到满足。

“从建筑角度来说,你如何描述这座已经成为你第二故乡的 城市?”基里安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开放(Openness), 平等 (Equality), 民主(Democracy)。”

消失的性别二元论

时 尚 中 的 性 别 二 元 论 不 见 了, 你 不 再 拘 泥 于 性 别 的 条 条 框 框, 你 为 自 己 而 穿 衣。

走在斯德哥尔摩大街上,我们突然想通了为什么 H&M 会在 这里诞生!只有高挑挺拔的瑞典人才能把平价快时尚穿得这么好 看,在高度发达阶段已经停留了相当长的时间,社会对于时尚的 理解早已褪去虚荣,进入了兼顾风格与实穿的朴素阶段。

当然,这座城市的时尚版图中绝不只有快时尚。H&M 旗下就有 COS、ARKET、& other stories 等“慢品牌”,开店速度和 推出的成衣系列都依循少而精路线,希望你带回家的衣服可以多 穿几年 ;Acne、FJ VEN、Philippa K 等瑞典本土品牌也 都开拓出了全球性的口碑。大街上看不到太多奢侈品专卖店,奢 侈品不是没有人用,却没有多少人当回事儿。

近年来,“不太多,不太少”的拉戈姆(Lagom)作为瑞典 幸福生活的秘密被人们熟知,它亦指一种更微妙、更自然的审美, 而不是引人注目的形象。“审美趋同”“中性化”是斯德哥尔摩橱 窗给我们的印象。较小的贫富差距以及弱化的竞争意识使人们在 审美上逐渐趋同,最常见的是冷静大方的颜色和简洁中性的剪裁, 几乎看不到哗众取宠的设计。早在上世纪 40 年代,其他国家的女孩被要求学习如何做淑女时,力大无比、特立独行的“长袜子 皮皮”就开始号召瑞典女孩儿“勇敢做自己”了。

性别只是瑞典设计师挑战的标签之一,肤色、人种、阶级, 无疑更为根深蒂固。把时尚理解为外化的、穿在身上的“意识形态” 未为不可。“表面激进、尖锐的时尚界,骨子里却相当保守。模特 总是高瘦苍白的白人,少数族裔似乎总是为了证明政治正确而存 在。掌握百亿元商业帝国的时尚零售业,永远用楼上楼下将男装 女装分成泾渭分明的两个世界,而这一商业上的区分也反作用于 时尚设计界。”HOPE 的设计负责人 Frida Bard 不满足象征性地 做几个 Unisex 的设计,在位于市中心的店铺里,直接去掉了所 谓的男装区和女装区。随手拿起一件衣服,标签上同时标有男版和女版分属的尺码,谁写在前面就表示按照谁的标准来设计,但 男女皆宜的原则不变,开放与平等的理念,先行一步在时装上实现了。

成立于 2001 年的 HOPE 一直将“面料与细节”作为设计 重点,不大不小的规模刚好使得它保持独特稳定的态度,不用妥 协太多。“设计典雅,适合长期穿着。”黑色中长发、素面朝天的 Frida 谈起她的设计观点,更像观察深刻、表达清晰的学者。

去年夏天,HOPE 做了一件大胆的事儿 :邀请素人穿上 HOPE 的衣服,像模特一样拍摄时装大片。这些毫不造作的照片 被张贴在了店铺里。“为什么不呢?我们从不会去决定谁穿我们的 衣服,HOPE 与性别、肤色、年纪、职业无关,基于共同价值观 才是它的风格。”

所有图文为时尚旅游杂志独家版权作品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